当前位置:首页 > 正文

一个挺身送进她体内 警花被绑加乳环的故事(被迫戴上乳链和阴环文章)

  • 2022-04-13 11:54:33
  • 43

可是怎么这么开心、这么甜蜜啊,这是哪怕自己当初在大学时第一次谈恋爱都未曾有过的感觉啊,怪不得,当初主动提出分手时,那个男生曾激动地说自己根本就没有投入过。

所以这才是真正地开始喜欢一个人吗?周衡有些怅然,可现在就这般欢喜,那以后怎么办?

“先别多想了,”沈复不知何时已经起身来到了她身边,一只手轻轻拥着她的肩,沉声说道“以后的事…起码此时此地,你我都是欢喜的,那么有朝一日…就算再想起,阿衡,我希望你我都是带着欢喜的心情,好不好?”

还能再说什么呢?周衡一手环住他的腰,忍住眼里想要涌上的泪,仰头朝他笑着应了声

见他伸了手来擦自己的眼角,赶紧又说了声

“没事,阿复,我没有伤心,无论是过去,现在,还是将来,遇见你,我都很欢喜。”

“我也是,”沈复低头亲了下她的额头,看着她微微湿润的眼睛认真地说道

“阿衡,老天爷既然安排咱们如此相遇,那咱们就高高兴兴地回报他吧!”

“嗯,从今以后,咱们都要高高兴兴的,”周衡干脆把整个身子都倚靠在了他身上,喃喃地说道

“既然有如此天意,未来之事,咱们也让天意来安排吧!”







 

被沈复这么一说,顿觉一下就霍然开朗了,未来之事本就不可知,自己又何必庸人自扰呢,还是顺其自然吧,而当下,自己所能确定、也能把握的事,便是跟眼前这个自己所喜欢的人,开开心心地过日子!

眼看怀里的人抬头破涕为笑,沈复也顿觉一身轻松,便再次不舍地亲了下周衡,坐回了桌边,之后两人一边吃还一边讨论好了晚上周衡想做的汤羹。

许是之前的郁结终于彻底去除,中间周衡还忍不住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着沈复说了声

“阿复,我好开心,嗯,以后我不会再哭了,呃,也不是,反正,反正就是尽量不哭了。”要不然眼睛红肿多难看。

“好!”这次换成沈复微笑着答应了声。

之后两人吃完饭撤了桌,沈复便拿出了那副《柳湖胜景图》,在桌上徐徐摊开。

周衡一开始很是好奇,待到看到那幅图的真容,不禁惊讶地噗嗤一笑

“好一幅…名不副实的奇画呀!”

以她21世纪人的眼光来看,这应该是一副类似建筑设计图,别的不说,光看那图上稀稀疏疏的树木状图案和弯来弯去的路线,不说别人,自己这拿不惯毛笔的人都能画得出。

沈复听她这么说,也是笑了

“如今你亲眼看到,便知这并非一幅画作,当初母妃给它取这么个名字,也实在是不得已。不过也正因为她取的名字跟这地形图实在偏差太大,倒是让我给记住了。”

见周衡笑着点点头,便又指着图纸中间的湖形图案介绍道

“这里应该便是府里的上云池,看着不太像是吧?今早我在外书房已经看了一遍,虽说一时还不知道为何王府的地形图会在谢家,又要特意取个另外的名字登记在嫁妆册子里,但细看了下,你看这里,这地形图上看着应该是有两处水榭,水榭之间还有步道相连,但上云池畔如今却只有空空荡荡一处水榭,其他几处建筑乃至步道,也都有些出入。”

周衡随着沈复的手势仔细观察了下眼前摊开的图纸,见这图纸颜色发黄,心里一动,一边继续低头仔细地看着一边随口问道

“王爷,我记得你曾跟我说过,当初这里曾经是武帝住过的,叫什么,潜邸?”

没等到沈复的回答,惊讶地抬头,却见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。

“怎么了?”周衡有些莫名其妙,难道是终于看出自己化了眼妆?

“你刚才叫我什么?”沈复却往前一步,嘴角含笑,目光灼灼。

“我叫你什么,”周衡有些茫然“我叫你王—,哦,”反应过来,红着脸终是低声又改口叫了声

“不好意思,阿复!”

有了这么个插曲,周衡觉得自己后面没法再集中好好精神,加上对这图纸背后的故事毕竟也所知甚少,自认光看它看不出什么名堂,便索性放弃了猜测,直接问沈复

 

“这图有些年头了,阿复,老实说,我对王府本就不熟悉,别说武帝时候了,就算让我看如今王府的地形图,恐怕我也看不出什么问题来。”

“还有,你以前也跟我说过,如今王府其实只占了原先武帝时期宅子的一半,另外一半的情形如何,咱们也不得而知。”

说到这里,周衡眼睛一亮,不禁有些兴奋地按住了旁边沈复的手“对了,我记得你曾说过,当时二皇子想要那一半?”跟二皇子如果有关系,那搞不好跟三公主也有关系。

沈复点点头,趁机反手握住那只柔若无骨的手,没想到阿衡反应这么快

“不错,但皇上没有同意,是以后来才取了个折中的方案,说服生活有些困顿的康王爷置换了自家府邸给二皇子,就在王府后面,只隔了一条街。”

二皇子这一做法本来觉得跟自家府里毫无关系,但如今出了雷雨夜的事,沈复觉着,与其苦于找不到什么确凿证据去对付三公主那边,还不如另辟蹊径,从二皇子府这边下手看看,兴许有点意外收获也不一定,再怎么说,中南道运来的那些铁器总得有个落脚点,从目前三公主的做法来看,放在二皇子府里极有可能。

那么再回想到当初二皇子一心想要隔壁那宅子、没要成便转而再设法得了后面一街之隔康王府的事,似乎,也并非大家所认为的要跟大皇子较劲。

沈复说完这话,周衡觉得手心一暖,见他那双修长的大手握住了自己的,顿时有些害羞,但也不想抽出来,便假装不去注意这个动作,赶紧把话题引到在说的正事上

“这图纸是靖王府的,却是你母妃的陪嫁,光这一点就觉得很奇怪,当时你母妃有跟你们提过是为什么吗?”

见沈复摇头,又醒悟过来“哦对了,那时候你还小,那要么回头咱们再问下长姐,看她是否知情。”